中国经济文化传媒网

岳庆利:射艺绝技要传承

时间:2017-12-03 20:18来源:北京晨报 点击:

从接触传统弹弓术,到爱上这门古老技艺,并致力于推广中国传统射艺文化,这条路岳庆利走了十二年。

十二年中,弹弓术这项原本“不能轻易示人”的绝技,不仅成为了北京体育大学武术学院的一门专业课程,还成为了运动会上的比赛和展演项目。“我很欣赏‘一生一射’,很希望传统射艺文化可以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,成为我们更多人人生修行的一部分。”岳庆利说,传承必须要发自内心的喜欢,“没有名和利在里面,这才能叫传承,否则就打了折扣。”

岳庆利

1969年9月生于山东济宁,海淀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传统弹弓术代表性传承人,副教授,北京体育大学附属竞技体校副校长。自2005年起,岳庆利师从门惠丰学习传统弹弓术,并在门惠丰的带领下,致力于推广中国传统射艺文化。由岳庆利担任教练的北体大弹弓术代表队,曾获得2007年广州第八届全国民运会银奖及北京市特殊贡献奖,2011年代表北京市获得第九届全国民运会表演项目比赛一等奖。此外,岳庆利还著有《中国弹弓术》、《四合院物语》。

跟随门惠丰习得弹弓绝技

岳庆利和传统弹弓术的故事,要从2005年说起——即将退休的门惠丰老师,因为不忍心这门技艺就此失传,特意给北京体育大学的领导写了一封信,要求传授传统弹弓术。门惠丰是一位在武术上有着极深造诣的武术教授,更是一位九段武者,但在此之前,从来没有人知道他还有一手弹弓绝技,“1949年以后,门惠丰在地安门火神庙附近跟随形意拳宗师吴子珍习武,吴老师向门老师传授了这门技艺,但要求他‘不能轻易示人’。”说起老师的故事,岳庆利侃侃而谈。“门老师是我们体育大学第一届的学生,后来留校任教。他谨遵师傅的教导,从来没有在人前展示过这手绝技。”

在门惠丰的努力下,2005年10月,北京体育大学武术学院悄然成立了一支小队伍,岳庆利也自此开始跟随门惠丰学习传统弹弓术。

“所谓‘弓生于弹’,传统弹弓术的历史非常久远,现在出土的文物之中就有许多弹丸存在。”岳庆利说:“传统弹弓术以前就叫弹弓,这种弹弓并不是我们今天所说的‘丫’型弹弓,而是用传统弓箭发射弹丸,这里边所使用的弓是角弓。不同之处在于,弹弓术所用的角弓,弓弦是竹子做的,弓弦的中间位置有一个盛放弹丸的‘碗’嵌在上面,‘碗’与竹子由线相连。”

从“稳准狠”到“稳准美”

“发射技术在史前文明中就已经存在,但弹弓的杀伤力没有弓箭强,所以流传没有弓箭广泛。在过去,弹弓基本只在武林之中,以师徒相传的形式进行传承。如果没有学习专门的发射技艺,你会打不出去,甚至打在自己身上。”岳庆利介绍说,弹弓术不仅发射技艺要难于弓箭,流传也相对比较封闭,“过去我的老师训练,白天从来不练,都是晚上练,使用也是在晚上。以前讲究‘打香头’,靶子就是黑暗中香头的那一点亮光。我老师训练的时候,就在庙里挂一个铃铛,打中了铃铛会有响声。”

岳庆利说,过去弹弓术主要用于防身和看家护院,所以讲究的是“稳”、“准”、“狠”,现在中国弹弓术已经成为了北京体育大学的一门专业课程,学校还成立了专门的代表队,在传承方式上打破了师徒相传,标准也变成了更适应时代的“稳”、“准”、“美”。“稳,讲究的是心静如水;准,不仅要求百发百中,指哪打哪,还要左右开弓;美,不仅有形态美,更要有文化美。”

把礼仪附着在技艺之上

射艺包含了射箭和弹弓,以及春秋时期出现的弩,在弘扬和推广弹弓术的过程中,岳庆利越来越意识到蕴含在其中的射艺之美,“传统弹弓术属于射艺的一种,它被列入非遗文化,保护的就是这种发射技术,我们的祖先就是这样发射的,到今天我们还是这样发射。东方射艺和西方射箭完全不同,有一种文化潜伏在我们的血液之中。”在岳庆利看来,射艺属于君子六艺,培养的是君子风度、自我修养,“对于今天的我们来说,培养的就是文化自信,文化自觉。”

“把礼仪附着在技艺之上,使这个项目更加有血有肉,也更加具有观赏性。”在老师门惠丰的带领下,岳庆利与大家一起将礼仪融入其中,学生在学习弹弓术的同时,也需要进行礼仪学习。“我受现代教育出身,所以我们的礼仪也是与现代文化相结合的。”岳庆利介绍,这些礼仪包括授弓礼、校场礼、弓礼、入队礼等,“弓在这项技艺之中非常重要,我们讲究的是‘视弓如命’、‘人弓合一’,我们现在有一堂课,90分钟,专门讲授授弓礼。”岳庆利说。看着学生们从开始的不适应走到今天的身体力行,他在欣慰的同时,发出慨叹:“这就是教育的魅力,也是文化的魅力。”

“传统射艺文化,很有哲学意味在里边。作为我们搞传统体育文化的人,应该去弘扬这种既有文化内涵,又有精神内涵,体能和技能合一的项目。”岳庆利如是说。

推荐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