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经济文化传媒网

梁军:社区是咱的第二个家

时间:2018-10-21 12:22来源:北京晨报网 点击:

 10月17日,正赶上农历九月初九,重阳节。在梁军一手创办的玉桃园书香驿站里,玉桃园社区的居民们热热闹闹地聚在一起包着饺子,志愿者们端着一碗碗煮好的饺子,送给社区里出门不便的老人们,一起分享节日的快乐。

梁军,1971年5月5日生于河南灵宝,西城区社区文明推进协会发起人,书香驿站创办人。

“社区是咱的第二个家”,打2015年首家书香驿站落户玉桃园社区以来,陆续已有五家实体驿站落户在各个社区,梁军整日里从这个社区忙到那个社区,连带着他才一岁半的儿子“钢镚儿”也成为了社区里的小名人,“他是我生活和事业的结晶,让我觉得特别欣慰!”

童年的一切都很美好

“灵宝有三宝:苹果、核桃和大枣。为什么叫灵宝?人杰地灵、物华天宝。”

“我出生在河南灵宝。灵宝有三宝:苹果、核桃和大枣。为什么叫灵宝?人杰地灵、物华天宝。”在梁军的记忆里,童年意味着美好,“那是一个没有太多想法的年代,一切都是美好的。”整日里爬高跑低、捉鱼摸虾……无忧无虑的童年转瞬即逝,梁军和大部分生活在这里的人一样,进学校,进工厂,又靠着自己的努力进入当时人人艳羡的银行工作。

当然也有缺憾,“我很小的时候,父母就去青海乐都建设轧钢厂。”父母和哥哥姐姐都在遥远的青海,年幼的梁军与“奶奶”一起生活——在那个车船不便的年代,梁军和父母家人团聚的时间屈指可数。“我的家庭环境有点复杂,我的‘奶奶’,实际上是我母亲的姑姑,她的父亲被伪政府迫害,她也因此被过继给自己的姑姑。”许是因为这种特殊的家庭关系,让梁军对“家”这个字眼,总是充满了向往,“内心里一直希望有一个团圆的家。”

想重建邻里之间的信任

“人们说三十而立,怎样才能立起来?要有自己的成就和工作平台。”

说起自己的故事,梁军对两个日期记忆犹新,“我是2000年11月29日来到北京的,重要的日子我都记得非常清楚。”当时梁军即将步入三十岁,“我在当地的银行工作,我的生活很好,但是太按部就班了,我就想出来看一看。”

借着哥哥介绍的一个工作机会,梁军来到北京,几年的时间里,他做过健康项目,也进入过创意礼品行业,还代理过红酒,接近十年的锤炼,有收获,也有新的困惑,梁军想了很多,但最多的还是那个自己对“家”的构想,“怎么把这个‘家’建立起来?怎么处理社区与人的关系,怎么重建邻里之间的信任?”

2012年11月23日,这个时间梁军同样记得十分清晰,这一天,他写下了一份策划书,“走出家门,就是我们所生活的社区。为什么我们的社会一直在进步,但社区里人与人的关系,却一直没有进步呢?”梁军将目光投向了与每个人生活息息相关的街巷胡同,“每一条街巷,每一条胡同,都有历史、有故事,但为什么我们感受不到?是我们的生活环境出了问题吗?”

想到就去做的梁军,想用文化艺术墙的形式,让更多的人感受到这种不同——家与家的不同,胡同与胡同的不同,“希望可以通过城市微型改造,深挖社区故事。”从2012年底开始,到2013年9月,梁军和他的团队,用十个月的时间,将百顺胡同打造成一条京剧文化胡同,试图恢复属于胡同自己的文化,“很多人知道百顺胡同是八大胡同之首,其实这里是京剧的繁荣地,过去有很多京剧名伶都在这里住,但其他人并不能轻易知道这些事儿。”

驿站是共享生活空间

“驿站提供了这样一个共享空间,也留存了人们的感情在里边。”

很快,梁军发现这并不能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:“不管是环境营造,还是文化演出,都不能常态化地营造社区氛围,活动结束了,人也没有了。”

“如何常态化地让大家参与进来?”梁军再次陷入了思考,书香驿站的雏形也因此应运而生,“文化可以推动人,想要以文化为载体,搭建一个让街坊邻里都能深度参与的平台和空间,当时想到的名字是圆梦书屋,但最后用了书香驿站,因为驿站不止是阅读空间,更是一个生活空间。”

“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。”抱着这样的想法,2015年初,玉桃园书香驿站空架启动,“目的是可以接纳更多的人参与,很多人家里都有很多书。有一天,一个小伙子拉着一拉杆行李箱的书来到驿站,他对我说;‘我就要离开北京了,但我唯一不舍得的就是这些书,我想把它们放在驿站里,以后我再来北京,还可以再看看它们。’这些书对他来说,是他成长的见证者。”

“这是咱的第二个家”,现如今,包括玉桃园驿站在内的几家书香驿站,都成了社区里大家伙儿最爱去的地方,“除了阅读以外,这里既是家庭公共客厅,也是社区志愿岛、老有为公社、健康驿站、童乐堂和信息港。”梁军说。

看着驿站越办越好,梁军当然也有了自己的小小心愿,“希望在我的老家,我父母所在的社区,也能享受这份美好——我们可以通过书香驿站,通过社区活动,实现社区对老人的陪伴。”

北京晨报记者 何安安

推荐内容